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少女慘遭校園霸淩「當眾扒衣」,17年後欺負過她的人居然「全部橫死」!警察調查才發現禍根早已種下!
少女慘遭校園霸淩「當眾扒衣」,17年後欺負過她的人居然「全部橫死」!警察調查才發現禍根早已種下!

少女慘遭校園霸淩「當眾扒衣」,17年後欺負過她的人居然「全部橫死」!警察調查才發現禍根早已種下!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少女慘遭校園霸淩「當眾扒衣」,17年後欺負過她的人居然「全部橫死」!警察調查才發現禍根早已種下! 觀看人數:3047  

 

他們的愛情是罪惡上開出的一朵花。

我們是沒有信仰的,所以才會肆無忌憚。

「犯罪嫌疑人,時某,涉嫌重大故意殺人案……」

阿七坐在電視前,丈夫在睡熟,電視機裏的臉已經被打上了馬賽克,但是她還是能清晰地想起時林的樣子。她下意識地裹緊了毛毯,在那裡坐到了天亮。

很快就有人用「同學聚會闖進殺人狂」為標題在網路上發帖,各大網站都把此事件名列頭條。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很快有人扒出了時林的近照,有青色的胡茬,但是人看起來精神。穿一身工裝,手裡牽著13歲的女兒,胖嘟嘟的,孩子被打扮得像個小公主。

那是時隔17年,阿七再見到時林的樣子。

她這17年和時林唯一的一次聯繫就是昨晚。

時林打電話告訴她,不要去參加同學聚會,她一向信任時林,接完電話就讓丈夫調轉車頭回家,不管丈夫怎麼問,她都一言不發。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阿七還沒有來得及準備好午飯,就有警察上門了。

「您好,您認識時林吧。」

「如果不介意,可以跟我們談談他嗎?」

「昨天晚上的案子您知道吧。」

整個過程中,阿七什麼都沒有說,她只是在詢問的最後說:「我很感激他。」

那是夏天,炎熱會腐壞很多東西,包括人心。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阿七第一次進城,開學報到,她是村子裏第一個到城裡讀書的孩子,她帶著鋪蓋卷和一身的土氣到市裡一中。

送她到學校是一趟大巴,沒有人陪她,父親在外地打工,母親要照顧家裡的田和爺爺奶奶。

在城市孩子的比較下,阿七來時的驕傲和開心在那一刻都化作了自卑。

她拎著厚重的包袱踏進了學校的大門,很多年後阿七都在不停地後悔,如果她沒有踏進那個門會多好,哪怕最終要嫁人做農婦,重蹈覆轍父母的路也無所謂。

在當今的審美下,阿七是個醜姑娘,她很胖,不會打扮,臉上還有胎記,紮著麻花辮,頭繩在集市上一塊錢能夠買好幾個。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她被新生接待處的老師和學長學姐忽略,一直等到最後她才得知自己的班級和宿舍。

不出意外地被老師批評了,然後在大庭廣眾下做自我介紹。

「大家可以叫我阿七。」

有些惡意就是一瞬間產生的而已,因為一件衣服,一個眼神,甚至僅僅是不順眼。

阿七在進這個班級的那一刻開始,就被盯上了。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那個女孩看著阿七,手指在飛快地打字,「這三年有趣了。」

後面附上的是阿七的照片,對話框裏很快就彈出了回應,「好噁心啊,是豬嗎?」

「媽的,真醜。」

「嗬嗬,不知道能玩多久?」

這個群裏的每一個人都在自說自話,但是他們在說的是同一件事情,就是怎麼把人當做玩物。

毫無尊嚴的玩物。

阿七走進宿舍的那一刻,群裏有了新的消息:「臥槽,我和那個豬一個宿舍,油膩膩的。」後面是兩個「吐」的表情。

阿七絲毫沒有感覺出來一場針對她的惡意正聲勢浩大地朝她湧來。

「我是阿七,你們好。」

阿七不太會和城裡姑娘打交道,她小心翼翼地維護著一層隔閡。

她心裡清楚,這些人不會想和她有太多的關係。

「阿七,你好呀。」

有女孩笑意盈盈地看著她,握了握阿七的手。

膚如凝脂,芊芊玉手。

阿七腦海裏只能冒出這兩個詞,她下意識地縮回了自己的手。

但是女孩毫不在意地笑笑,按著阿七的肩膀讓她坐下,隨之而來的是一聲尖叫,「你怎麼能坐我的凳子!」

言語間大驚小怪讓阿七迅速彈起,其他人漠不關心地在做自己的事情。連一個眼神都沒有丟過來,還是剛剛的女孩出口化解了尷尬,「我和你換。」

阿七很感激地看了女孩一眼,沒有敢言語。

女孩帶著阿七去了食堂吃東西,她們的交談以女孩為主,阿七隻有偶爾應和。女孩給阿七講了這個學校的歷史,設施基礎,侃侃而談像個引導員。

阿七是非常感激的,她已經在盤算回家怎麼跟爸媽講述這個友善的女孩。

「阿七,我們去洗澡吧,覺得臟髒的。」

阿七那一刻的眼神有迴避,但是她只是很緘默地點點頭,拿起自己的盆子,往裡面放香皂和毛巾。

相比女孩盆子裏各式各樣的洗浴用品,阿七的盆子就像她的人一樣貧瘠。

浴室距離宿舍樓還有一段距離,阿七在人流裏儘力擋住自己盆子。

她不是個自卑的人,但是在人群中流暢地行走,她還缺少一點驕傲。

不然她就只能像小地鼠一樣和別人保持距離迅速地溜過去。

中國澡堂的設備一向不夠好,在女孩嗤之以鼻的時候,站在她身邊的阿七眼睛裏又小小的雀躍和光亮。

澡堂裏沒有太多人,大多數人不會選擇在晚自習前去洗澡。

畢竟錯過班主任的訓話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當阿七全身赤裸浸在淋浴產生的蒸汽裏的時候,那個女孩說:「我忘記拿東西,一會回來。」

「嗯。」

那個女孩沒有忘記任何東西,她只是順手牽羊拿走了阿七的衣服。

然後丟進了垃圾桶。

照片被發到群裏,引起了一陣小嬉笑。

上帝在看著這些人,無辜地攤攤手,「我說過不能讓野獸為人,你看他們多麼年輕又惡毒。」

阿七洗完澡都沒有等到女孩回來,放在櫃子裏的衣服也不翼而飛。

她並不蠢,只是覺得心底發涼。

那種感覺就像站在孤零零的小島上,四周全部是飢腸轆轆的鯊魚。終於有一條皮劃艇過來,本以為那是救星,但踏上去的那一刻腦海裏卻只有一個想法:「我完了。」

然後被丟到海裏,被撕碎。

死之前不是不甘,而是絕望。

阿七想借一件衣服,被拒絕也在預料之中。

我們都應該有過經驗,當浴室的水汽散去,就只剩下了冷。

除非不停地用熱水澆自己的身體,維持溫度。

阿七不會捨得一個小時十幾元的水費。

她一直呆在浴室裏,班主任那裡有人幫她請過假,「老師,阿七說自己有事,不來了呢。不管我怎麼說都沒用。」

你會相信鮮艷的花朵有毒嗎?

事實上,會的。

但是你依舊停不下被她蠱惑。

阿七的班主任默默在心裡給阿七記上一過,眼前的姑娘真誠又可愛,不會撒謊的。

阿七一直在浴室等到阿姨最後一遍檢查,期間她就像一個怪物一樣被每個人打量。

然後被大聲或者低聲地評頭論足。

阿姨似乎見慣了這樣的場景,她只是嘆了口氣,找出自己的衣服給阿七穿上,心裡默默感慨,造孽啊。

她非常溫柔地給阿七綁好辮子,牽著阿七一路回到宿舍。

阿七沒有內衣褲,她渾身上下只穿了一套不合年紀的衣服。

借著夜色,沒幾個人看到。

但是,那的確是對青春期少女的屈辱。

浴室阿姨和宿管大媽簡單地說了幾句,看阿七的那種眼神心疼又無力。

宿管阿姨沒有說什麼,只是放阿七進了宿舍樓。

整個宿舍都很安靜,卻在阿七進門的那一刻爆發出巨大的笑聲。

阿七局促又屈辱地站在燈光下,一盆水迎頭潑下,阿七所有的少女特徵都在他們眼前一覽無餘。

那群人裡面居然還有男生。

沒人知道他們怎麼神不知鬼不覺地完成了這次越矩的行為。

阿七那一刻想過去死,但是即使她死了,那些人也不會去攔,那隻會成為他們另外的談資,僅此而已。

阿七拚命地拿被子裹緊了自己,但是在他們眼裡,少女的自我保護不過是又一次小醜跳梁。

宿舍裏的其他人在做什麼?

裝睡,看手機,除了幫助,什麼都可以做。

那群人在阿七的掩面痛哭中大搖大擺地離開。

丟掉阿七衣服的女孩遞給了她一條毛巾,笑嘻嘻地說:「還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等著你呢。」

後半夜的宿舍除了低低的呼吸聲,就剩下了眼淚。阿七那一晚都沒有入睡,她被嚇壞了。

第二天,阿七把整件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班主任,班主任沒等阿七說完,就開口嗬斥:「不知羞恥。」

阿七曾經試圖把這件事情告訴母親,但是她害怕母親的淚水。

那麼多,能把一個人吞沒。

反抗吧,反抗不了,就忍。

往杯子裏放蟲子已經是小橋段了,他們每天有層出不窮的花招對付阿七。

有一次阿七被子裏有一條帶血的衛生巾。

阿七那天哭著洗被子到半夜,還被他們關在洗刷間一整晚。

阿七在這些欺負裏認識了一個姑娘。

從初中被欺負到高中,阿七一直記得那個姑娘說過的一句話。

「上了大學就好了。」

她眼睛裏是被碾壓過後的殘存的零星希望。

痛苦過後就是麻木,我們從來不能小看所謂孩子心理的變態程度,我們也不能想象一個人的逆來順受的能力有多強。

那個姑娘對阿七說:「幸虧有你。」

阿七以為幸虧有你和我一起承受痛苦和難堪,鼓氣打勁,事實上沒說出來的下半句是「幸虧有你比我還倒黴。」

阿七和那個姑娘的情誼始於她們的欺負,也終於她們的欺負。

她們把阿七和那個姑娘拉到學校後面廢棄的屋子裡,架好了攝影機。

她們要拍阿七和那個姑娘的照片。

只是還沒有開始,為首的女生就想出了新點子。

「你們誰扒下對方的衣服,就可以逃過一劫。」

阿七還沒有反應過來,那個姑娘就撲了上來,狠命地撕扯阿七的衣服。

她一邊痛哭,一邊說:「對不起,對不起。」

「哈哈哈,豬和母狗打架。」

「你真她媽是個天才。」

「太有意思了。」

阿七一瞬間失去了力氣,那個姑娘滿是眼淚的臉和那些扭曲的笑聲攔下了她抗拒的動作。

她躺在地上,心和身體都受了傷。

時林就是這樣出現的,在阿七快被撕光的時刻。

他像一個英雄登場,卻被那堆爛人打成了狗熊。

不過他始終都擋在阿七眼前,脫下的校服一直裹緊了阿七。

校工聽到了聲音,大喊了一聲,「幹嗎呢?」

為首的那個唾了口水,說了一句:「你們等著吧。」

那個被欺負的女孩也連滾帶爬地跑了,甚至都沒有回過頭看一眼。

時林看著阿七,阿七的眼神沒有聚焦,裡面全部是遭受大災難後的恐懼。

時林非常難為情地看著阿七,他裹緊了阿七身上的衣服,然後說:「你能先走嗎?我想去上個廁所。」

時林會遇到阿七隻是偶然,他只是過來這棟廢樓上廁所而已。

時林有隱疾。

因為這個他被當作怪物欺負了好多年。

以至於在時林能夠正視他身體殘疾的現在,他患上了心理疾病。

他在有人的地方沒辦法小解,哪怕是憋得眼睛通紅都無計可施。

在時林第一次得知自己和別人的差異的時候,他在家裡整整哭了一天。

父母沒時間關照到他,因為他們還有另外的小生命需要料理。

時林有了一個弟弟,父母花費了很多心思在這個小孩子身上。

時林的父親只是隔著房門對時林說:「男孩子。堅強點。」

他心裡隱隱是為了生了時林這個兒子感到擔憂和恥辱的。

他愚蠢地認為,時林的缺睾症會無法替他傳宗接代。

在時林的成長過程中,他不得不忍受那些人生長過剩的惡意。

他們給時林取過無數個外號,比如:「娘娘腔」、「時公公」,這裡面所裹挾的是兒童的奇思妙想和從大人那裡學來的惡意。

我們必須相信言傳身教的力量,因為就算是人性本惡,那些邪惡基因也是從父母那裡遺傳獲得的。

這個世界對弱者缺乏尊重,又充滿憐憫。

時林最開始是遵循著忍耐這條道路的,直到有一天,他在喜歡的女孩面前被叫做太監。

他隨手抄起板磚,狠狠地拍了下去。

血液流出來的那刻,時林覺得很爽,要不是被拉住,那個男生恐怕會被打得稀巴爛。

時林被父親狠狠教訓一頓,然後被抓去醫院道歉。

時林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男生,男生眼睛裏明顯有了懼意,時林哈哈大笑,然後心平氣和地說:「下一次你還得挨揍。」

還沒有等男孩的父母暴走,時林就被自己的父親狠狠扇了一巴掌。

「道歉!」

時林梗著腦袋死死地盯著病床上的男孩,一言不發。

「老子管不了你了是吧?」

「你他媽什麼時候管過我?」

時林沒想到,生平第一次說髒話居然是沖著自己的父親。

他有點難受,他不想在別人面前丟父親的臉面,卻沒有想過,在他父母看來,從時林一出生,臉面就丟盡了。

時林從那一次後就認識到一個道理,不能逃避,只能反抗。

時林的父親沒有得到升遷,而是被調到了阿七所在的那個小城市。

在到新的學校之前,時林被反覆叮囑了一件事情:「不要打架。」

時林在新的學校一如既往地不愛說話,他不和男生一起上廁所,按時交作業,沒有任何愛好。

在大家眼裡,這個轉學生是個怪胎。

時林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只要沒人知道他的秘密就好。

時林嘆了口氣,拉回了自己的思緒,看著阿七的眼神不禁變得溫軟疼惜。

那天阿七腿軟得站不起來,時林無奈地她回宿舍,一路上,兩個人的交流僅僅限於阿七住的樓號。

直到宿舍樓下,阿七才小聲地說了謝謝,她突然哭了起來,時林看著眼前的女孩,止不住地心酸。

「我不想回去。」

那是阿七對時林提的第一個要求,時林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他不忍心看著阿七再受欺淩,就好像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他帶著阿七翻牆,阿七胖胖的身子卡在牆上,身上只有一件校服。

看起來很滑稽,但是時林沒有笑。

他用力托著阿七,把她送出去。

時林帶阿七去了附近的賓館,他們身上的錢只夠開一間房。

時林帶阿七上去的時候,聽見前台的人說:「胖死了,別把床震塌咯。」

他們兩個都聽到了,但是不約而同地沒有說話,這個世界的惡意太多,聽多了反而不痛不癢。

時林在阿七洗澡的時候呆在走廊,他沉默地遵守著謙謙君子的風度。

但是在學校已經鬧翻了天,兩個人同時失蹤,阿七和時林的父母被迫連夜趕來。

「你沒事吧?」

「沒有。」

「我叫時林。」

「我叫阿七。」

突然間,阿七伏在時林肩膀上哭了起來,斷斷續續的抽噎聲,讓時林感覺他曾經受過的屈辱又重新湧了回來,他整個人在顫抖,不由自主地許下承諾。

「阿七,我保護你。」

時林和阿七很快就被找到。

接受了一頓批評,時林被帶回家,阿七則在校門口等母親過來。

阿七幾乎可以想象,母親是懷著什麼樣的焦急在夜路上一步一步地摸索。

而她最快也只能在天亮趕到。

「老師,您能不告訴我媽嗎?」

那個年輕的教師吔了阿七一眼,「年紀輕輕不學好。」

她的眼神裏充滿了鄙視和厭惡,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已經習慣了教書育人的老師變成了這個德行。

他們做著世界上最高尚的職業卻把孩子們教育成三六九等。

阿七和時林被記大過,通報批評。

這個結果和阿七的母親卑躬屈膝沒有任何關係,這些是時林的父親砸錢換來的。

阿七一輩子都忘不了那個場景,年近四十的母親對著二十多歲的年輕老師點頭哈腰,他們的眼神對比太過強烈。

母親的眼神惶恐,還有被藏起來的擔憂。

老師的眼神高傲,怎麼也藏不住的輕視。

阿七後來在某個公開場合一筆一劃地寫下這個老師的名字,她說:「我恨她一輩子。」

因為她對自己的母親說:「你別在這煩我了。」

「阿七,帶你媽滾出去。」

阿七形容不出那一刻的感受,只是發自心底的難受和憤怒。

從那場鬧劇後,阿七和時林的名字不可避免地被綁在了一起。

他們出現的場合總有很多眼光聚焦,然後竊竊私語。

阿七最開始覺得羞恥,不知道如何是好。

「阿七,你要勇敢,你被傷害不是你的錯。」

時林陪著阿七,和她成為了朋友。

他們一起看書,吃飯,在大雨過後,時林也會紳士地牽著阿七的手防止她滑倒。

非常長的一段時間沒有人去騷擾他們,可能被警告了,也可能有一個更大的陰謀。

阿七回家幫忙農忙的周末,時林也會跟著去。

坐完大巴,換乘拖拉機,一路上顛簸的讓時林的骨頭架都要散掉。

時林穿著阿七父親的衣服,和阿七一起下地麥收。

那一刻,我們很難看出門第之別。

只是兩個年輕人,朝氣蓬勃。

時林晚飯吃了很多東西,接過飯的時候禮貌地說謝謝,耐心地和阿七耳背的奶奶說話。

「俺這是個好娃娃,你們好好的。」

老人家還以為是在自己那個年代,不待桃李,就要結婚生子。

阿七有些尷尬,但是時林依舊一副笑眯眯的樣子,專心地給老人捲起衣袖。

眼睛好像種了一顆星星進去。

阿七從來沒有想過時林會喜歡自己,她自卑,他光明。

在時林心裡,她該是珍寶,他是野獸。

我們要相信愛情的力量,也相信兩個報團取暖的人會發生愛情。

我們都有缺陷,可喜的是我們在彼此眼前不需要隱藏。

高二開始前,阿七和時林戀愛了。

儘管他們的戀愛盡人皆知,但是兩個人還是小心翼翼地維持著距離。

他們沒接吻,最親密的動作就是擁抱。

他們在田頭擁抱,在溪水中擁抱,在紅綠燈下擁抱,在夕陽裏擁抱。

水滴,彩霞,陽光。

大自然都在為他們的愛情歌頌。

那是一個假期的開始,他們要有很長一段時間看不到彼此。

對於熱戀中的人來說,真的是艱難。

時林邀請阿七去吃冰淇淋,他準備在裡面藏一顆小小的戒指。

那是他課餘打工賺的錢,時林牽著阿七的手。阿七在他眼前,全部是小女孩的嬌憨甜美,

他們走到巷子,卻被一夥人攔下。

「喂。」

時林下意識地護住阿七,他能感受到阿七此刻的恐懼,掌心裡全部是汗水。

「有事嗎?」

時林開口,在他們眼裡就像個笑話。他們哈哈大笑,「幫小兩口入洞房咯。」

幾個人上前圍住了他們兩個人,冷笑扭曲又惡劣。

時林一個人顯然戰鬥力不足,他臉上很快就掛了彩,阿七在旁邊流淚,悄無聲息,她害怕會分散時林的注意力。

時林還是被幾個人扭住了,他沖著阿七笑,「沒事的。」

那群人架好了攝像機,準備來一場現場直播。

就連名字都想好了:「高中生男女在巷子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時林被扒得只剩一條內褲,他不瘦弱,但是那一刻他卻為了自己的身體感到深深的屈辱。

他居然重蹈覆轍。

那一刻,他憤怒得要命,卻也無計可施。

眼看著他們扒掉了阿七的校服,裡面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襯衣,時林的理智壓過了怒氣,他慢悠悠地開口:「我們自己來不更好嗎?」

阿七難以置信地看著時林,她不能明白時林在想些什麼,但是選擇相信是戀人之間的默契。

「一個肥豬也下得了口,漢子漢子。」

「口味太重了。」

「哈哈哈哈。」

時林和阿七在對視,戀人的確有自動屏蔽世界頻道的特異功能。

時林握了握阿七的手,一片冰涼。

「阿七,我喜歡你。」

時林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告白居然是在如此的情況下,但是相愛的人很難在意那麼多。

時林把阿七從地上扶起來,替她拉好衣服,手一揚,像個壞小子一樣笑容。

「好戲開始了。」

時林迅速地推了阿七一把,「跑!」

那群人被時林抓在手裡的沙土迷了眼睛,一時間根本顧不上他們。

那一刻,就像電影一樣的場面。

背後是飛揚的塵土和追逐的人群,兩個人在不顧一切地奔跑。

亡命天涯。

阿七跑得不夠快,窄窄的巷子總望不到光明。

時林甩開阿七,站在她背後,像個指點江湖的大俠。

「你快跑!」

他抄起板磚,狠狠地砸了下去。

圖形好像重疊了,血液就像慢動作。

我願為你抵擋全部災禍,能力不夠,但是我可以拚命。

他們被時林的狠勁嚇住了,在巷子裡面對峙著,互相都不說話。

「在警察來之前,你們一個也甭想跑。」

時林笑了笑,那種身處絕境的笑容我們居然從一個未成年的孩子身上看到。

警察來得速度很快,畢竟一個姑娘衣衫不整,很容易讓人同情心泛濫。

從派出所出來後,時林和父親談了一次話。

最終不歡而散。

時林堅持要留在阿七的高中,而時林的父親要求他走。

年輕的時候,我們都會做些傻事。

時林冒著大雨到了阿七的宿舍下,他塞給了阿七一張火車票,約好周末在火車站相見。

那個時候,時林是澎湃的,他已經準備好了一場未知的冒險。

就像非常多電影情節一樣,時林沒有等到自己的意中人,而是自己的父親。

時林被以最快的速度轉了學,但是那場私奔不是阿七告的密。

宿管阿姨聽到了兩個年輕人的計劃,她擔心出事,打電話通知了阿七的班主任。

阿七沒有見到時林,卻先見到了許久未見的父親。

他們註定沒有最後一面的緣分。

他們失去了聯繫,時林考上了約定的大學,阿七卻在報考誌願的時候,筆尖一轉,和時林失去了最後的一點緣分。

阿七在大學遇到了現在的先生,湊巧的是,先生也是同一個城市的人。

他們在火車站下車,阿七的先生很不解地看著自己的妻子問:「你怎麼哭了?」

他們在那裡註冊,結婚,安了家。

阿七有了自己的女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送女兒去學習跆拳道。

要不是接到同學聚會的電話,阿七幾乎就忘掉時林了。

阿七那天穿了一身歐根紗的禮服。

她的先生擁住她,大呼漂亮。

「阿七,準備今天嫁給我嗎?」

先生半屈膝,深情楚楚地扮演著求婚的橋段。

阿七笑罵,她心裡清楚,這樣做對不起任何人。

對不起自己的先生,對不起時林的妻子。

但是她欠時林一身婚紗,總要把最後一點羈絆都還掉才甘心。

結果,時林打來了電話。

她知道會出事的,但是卻無力阻止。

時林念完大學後,就回到了有阿七的小城市。

他在一家化學研究所工作,28歲的時候領養了一個女孩。

孩子很乖巧,胖嘟嘟得招人疼愛。

時林送女兒上中學的第一天,就接到了女兒班主任的電話。

女兒在學校被欺負了,時林見到女兒的那一刻,整顆心都要碎掉了。

女兒灰頭土臉,早上出門綁好的頭髮散了,粘著口香糖,公主裙被撕破,膝蓋在流血。

想哭但是不敢哭的樣子讓時林有了打人的衝動。

「你們老師在做什麼!忙著收禮嗎?」

時林在和家裡斷絕來往後他愈發沉著,但是這一刻他卻毫無理智地出言譏諷。

他抱著自己的女兒,把她安撫在肩頭哭泣。

「時家長,您等一下吧,那幾個孩子的家長要來了。」

時林這才注意到辦公室的其他小孩,那一臉的滿不在乎,和曾經見過的那些人如出一轍。

時林放下女兒,輕輕揉了揉女兒的頭髮。

走到那群孩子眼前說:「再欺負她你們會死的哦。」

「噢呦,我孩子出什麼事了?」

我們非常難想象,當初的那些人居然有資格為人父母。

那些面孔變得成熟,不過始終藏不住惡毒的心。

一個男人一眼認出了時林,他笑嘻嘻地把手搭在時林肩上,「我們是老相識了。」

時林不說話,面色鐵青。

「還記得我們之前一起玩嗎?」

「阿七現在挺好看的呢。誰想得到那個肥豬會變成美女。」

時林一眼就認出那個阿七的舍友。

「就算了吧,別耽誤我打麻將。」

「對啊,姓時的,同學一場,計較什麼。」

「下周末同學聚會,你的女朋友也來,哈哈,不過現在是別人的老婆了。」

時林的眼神一滯,抬頭問:「你們有阿七的聯繫方式?」

「有有有,小兩口要進洞房嗎?」

他們依舊肆無忌憚地笑著,時林卻毫不在意,他捏著阿七的號碼,微微地顫抖著。

時林選擇和解,順便接受了他們的聚會邀請。

時林給那些人準備了一大包炸藥。

但是臨時收手,換成了一把水果刀。

他不信佛,但是怕殺生罪孽連累到自己的女兒。

時林的每刀都不致命,頂多重傷。

他完成了阿七的夢想,研究生修了法醫專業。

時林還記得阿七非常認真地看著他說:「我要學法醫,活生生的人太恐怖了。」

被抓的那刻,時林腦海裏只冒出了阿七的笑臉。

不出兩天,時林的各項信息都被扒了出來。

甚至是他所遭受的校園暴力。

輿論導向迅速轉變,一篇名為「校園暴力引發的17年後的慘案」引起了無數人的討論。

時林被判處了18年的有期徒刑。

判決結果一出,還有很多網友在網路上為時林叫屈。

他們甚至叫囂讓阿七出來為時林正名,在時林的要求下,阿七沒有露面,沒有發表任何看法。

阿七被推上熱搜,鍵盤俠把她罵得一塌糊塗。

但是不出一個星期,當時的那些慷慨激昂,那些和校園暴力抗爭到底的宣言迅速平息下來。

每個人被新的事情吸引了眼球,除了阿七,誰也不記得。

阿七穿著婚紗,去監獄探望了時林。

「嗨。」

「嗨。」

整整15分鐘,他們都沒有說話。

他們一直笑著,卻在最後哭紅了眼睛。

阿七的先生非常的寬容體諒,他接受了時林的女兒成為新的一員。

阿七一家換了新的城市生活,他們過得平和又溫馨。

參考來源:http://www.toutiao.com/i6338548174264730113/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轉發 分享 是一種境界

文章尾

熱門推薦

熱門推薦

 Facebook 粉絲 留言版

01廣告刊版插入



這裡滾動定格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關於 EZ生活


EZ生活 一個創新多用戶部落格平台。網友可以在這裡免費創建自己的部落格頻道!分享學習的經驗。

華人最大的內容分享平臺!

重要聲明:ezp9.com分享生活網,本站所有文章由會員即時發表,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所有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ezp9張貼的文章。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如有不適當或對於文章出處有疑慮,請聯絡我們告知,我們將在最短時間內進行撤除。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使用注意事項使用規則Facebook隱私權條款隱私條款侵權舉報著作權保護聯絡我們廣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