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她竟每天都喝汽油!十幾年下來喝了超過一噸的油,沒想到身體竟發生了這種變化...!
她竟每天都喝汽油!十幾年下來喝了超過一噸的油,沒想到身體竟發生了這種變化...!

她竟每天都喝汽油!十幾年下來喝了超過一噸的油,沒想到身體竟發生了這種變化...!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她竟每天都喝汽油!十幾年下來喝了超過一噸的油,沒想到身體竟發生了這種變化...! 觀看人數:4333  

 

程樹梅外出打工,不小心把手指繳斷了,也沒錢醫治。  

中評社香港10月14日電/黑龍江大慶市紅崗區杏樹崗鎮中內泡村的程樹梅有一個怪毛病。

30年前,喜歡吃特殊氣味的東西。她先是食用汽油、柴油,後來覺得不過癮,1995年竟然吃起了有毒的農藥“666粉”。

現在她不但上了“癮”,而且“癮”越來越大,每年食用有毒農藥百餘斤。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她為何不怕毒?吃這些東西身體是否受到影響?

  喝汽油柴油 吃農藥最香

  《黑龍江晨報》報道,程樹梅生活的村子,距離大慶市有近2個小時的車程,是一個約有20戶左右的偏遠小山村,記者幾經輾轉才找到她。

程樹梅不在家,經過打聽,記者步行40分鐘在地裡找到了正在放羊的程樹梅。

當記者看到年僅51歲,一臉滄桑,弱不禁風的程樹梅時,很難把“嗜毒農藥”這樣可怕的事情與之聯繫起來。

她告訴記者,他要和老伴把羊趕回家,讓記者上她家裡等著她。

  天快黑的時候程樹梅才回家,她向記者講述了吃農藥“上癮”的事兒。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程樹梅告訴記者,她從小就喜歡聞刺鼻的氣味,

在生產隊的時候,給白菜打藥,都沒有人願意去,她卻搶著幹,為的就是能問一問農藥的氣味。

路上有機動車經過,她也會快走兩步,多聞聞汽油的氣味。

時間長了,覺得“不過癮”,大約在30年前,她趁家人不注意,就忍不住試著嘗了一小口汽油,不但沒啥事兒,還覺得挺好喝。

  這一喝就“剎不住車了”,畢竟那個年代,汽油是挺貴的東西。

後來她為了圖省錢,還喝過柴油。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大約在16年前,她偷偷嘗了一口“666粉”,感覺農藥“666粉”是她吃過最好的東西,

但是她害怕被毒死,又怕家裡人看到害怕,就自己走到地裡,直到半夜,她感覺自己沒什麼事兒,才回到家裡。

  2009年,程樹梅到親屬家飯店打工,親屬不讓她把“666粉”帶到飯店裡,她就沒帶。

在飯店打工十幾天,她感到渾身沒勁兒,走路像沒有腳後跟似的,竟暈過去了。

在醫院測血壓,高壓僅有50,程樹梅趕緊吃“666粉”,3天後再測血壓,高壓就110,恢復正常了,渾身也有力氣了。

每年秋收的時候,程樹梅每天早上不到4時許就到地裡幹活,不吃“666粉”幹不動活、渾身疼、沒勁兒、難受。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吃上了“666粉”,身上有勁兒,哪也不疼了。

現在,靠著吃“666粉”,她才能再堅持剝十幾天的苞米,秋收的活兒就完了。 

程樹梅在地裡幹農活

 一天吃三兩 年食百餘斤

  程樹梅說,以前喝汽油、柴油都不如現在吃“666粉”香、過癮。

就好比一個吸毒成癮的人,讓她抽香煙,已經不過癮,也不起作用了。

原先每天吃一小勺、兩小勺“666粉”就挺好,現在省著吃每天二、三兩都不夠,

要是管夠吃,怎麼也得斤八的,現在一年吃“666粉”要花1000多元錢。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可是,現在“666粉”國家不讓生產了,也不好買,價格也由前兩年的5元錢一斤,漲到了現在的10元錢一斤,吃不起了!

“666粉”斷頓的時候,她還吃過農藥“百草除”,但都不如“666粉”好吃。

對於她來講,“666粉”比糧食珍貴多了。

  說著,程樹梅從一個裝衣服的木箱最底層拿出一個塑料袋,塑料袋包了很多層。

程樹梅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紙包說,現在只剩下這麼一小把“666粉”了,還是上次托他弟弟在肇源縣買回來的。

記者走近想看一下紙包,被嗆得眼淚直流,打噴嚏,當場嘔吐。

程樹梅若無其事,取了一些“666粉”直接放到了嘴裡,還吧嗒吧嗒嘴。

  家族只有她一人吃農藥

  程樹梅的大女兒彭偉告訴記者,她的姥姥、姥爺、舅舅、弟弟都沒有吃農藥的毛病,聞著都難受,家族裡只有母親喜歡吃。

從她懂事開始就看見母親吃農藥,起初怕她被藥死,都反對她吃農藥。

後來,看她沒什麼事兒也就不再反對。母親要是知道她出門,就會叮囑她買些“666粉”回來。

  程樹梅的兒媳告訴記者,她和丈夫平時在外打工,家裡和地裡都是由公公和婆婆操持。

婆婆平時與他們一起吃飯,飯量不大,喜歡喝涼水,冬天最冷的時候,在水缸裡舀一瓢涼水,要在外面凍成冰碴她才願意喝。

冬天的時候坐在炕上,給她扒瓜子仁,她拌著“666粉”吃。

程樹梅的兒子、兒媳在外打工也會四處打聽哪裡賣“666粉”,給母親帶回來。    

想去治怪病 苦於沒有錢

  程樹梅的房子,是村子裡少有的半土、半磚結構的棚子,很破舊,窗戶上面釘著塑料布,外墻皮也脫落了。

走進屋裡,記者看到屋裡唯一的家具是一個都掉了櫃門的炕櫃,還有一台舊電視機,用家徒四壁來形容程樹梅家並不為過。

  程樹梅告訴記者,自己的這個怪病讓她很痛苦。原本家庭條件就不好,想出去打工都沒人要。

去年,好不容易托人找了個打工的地方,不小心把手指繳斷了,也沒錢醫治。

本打算幫著兒女帶帶孩子,可是孫子自從生下來,就躲著她,也很少讓她抱,因為她身上有一股農藥味兒,而且家人也怕孩子中毒。

  前幾年,她到醫院進行了專門檢查,打算治病。

醫院從消化、血液、神經等方面對程樹梅進行了各項檢查,一係列檢查以後,診斷結果顯示為正常。

有些項目檢查後的指標數據甚至超過了一般人的正常水平。除了有些貧血,婦科有些炎症以外,一切都正常。

  程樹梅也想治她的怪病,醫院也曾建議她住院治療,但是幾萬元的治療費用,她根本無力承擔。

後來只能這樣維持下來了,真不知道“666粉”沒有的時候,她該怎麼辦?如何活下去。

  記者要離開時,程樹梅問記者是從哪個城市來的,記者告訴她是從省城哈爾濱來的,

她問記者像哈爾濱那樣大的城市一定有賣“666粉”的地方,希望記者幫忙聯繫。

  對身體有害 有心理障礙

  對程樹梅喜食農藥“666粉”這一怪異事情,記者採訪了哈爾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急診內科醫生王秀傑。

王秀傑說,程樹梅這樣狀況在臨床醫學上屬於“異食癖”的症狀之一,就像有的人愛吃石頭,泥土一樣。

通常這樣的病人食用“666粉”早期會有胃腸道反應,長期食用會造成肝、腎功能的損傷。

  王秀傑推測,之所以程樹梅吃“666粉”卻沒有像常人一樣中毒,

可能是有機溶劑的揮發性以及程樹梅身體代謝能力、抵抗力、適應能力強,是她長期食用“666粉”而沒有檢查出問題的原因之一,

但更加科學徹底的解釋還需要研究。

  黑龍江植保站藥介科的工作人員林正平介紹,“666粉”成分是廉價的化工原料氯攪拌到苯中的合成物,

製作起來很簡單,一般的小作坊或個人即可製作完成。

“666粉”是一種有機氯殺蟲藥,毒性屬中性,人食用後會中毒,但不會致死。

由於在體內代謝緩慢,人長期食用,肯定有害。

同時,“666粉”由於汙染、殘留性很大,國家已經禁止生產近10年,程樹梅買的“666粉”可能是十幾年前生產的商店剩貨。

這樣的話,“666粉”早已經過期,毒性會很小。

  記者谘詢了心理谘詢師嶽鬆波,他介紹說,程樹梅有食用“666粉”的嗜好,

與她童年、成長、婚姻的經歷有關,正常人是不會服用“666粉”的,她的背後有壓力的根源,是心理壓力導致的心理障礙。

在她第一次食用“666粉”時,神經係統產生一種條件反射,是快樂的條件反射,

加之沒有人指導、糾正她的行為,久而久之,嗜好便形成了。

參考來源:http://hk.crntt.com/crn-webapp/search/allDetail.jsp?id=101868065&sw=%E5%BC%82%E4%B9%8E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轉發 分享 是一種境界

文章尾

熱門推薦

熱門推薦

 Facebook 粉絲 留言版

01廣告刊版插入



這裡滾動定格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關於 EZ生活


EZ生活 一個創新多用戶部落格平台。網友可以在這裡免費創建自己的部落格頻道!分享學習的經驗。

華人最大的內容分享平臺!

重要聲明:ezp9.com分享生活網,本站所有文章由會員即時發表,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所有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ezp9張貼的文章。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如有不適當或對於文章出處有疑慮,請聯絡我們告知,我們將在最短時間內進行撤除。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使用注意事項使用規則Facebook隱私權條款隱私條款侵權舉報著作權保護聯絡我們廣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