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女大學生被拐真實經歷:忍辱生下兩子,籌謀9年終於逃出魔窟!可惡的人販子
女大學生被拐真實經歷:忍辱生下兩子,籌謀9年終於逃出魔窟!可惡的人販子 1有時候,人命運的轉變就是在一瞬間。假如11年前,素月不曾萌生過去鄉村支教的念頭,也就不會在輾轉的旅途中被人擄走,被賣到那個荒昧

女大學生被拐真實經歷:忍辱生下兩子,籌謀9年終於逃出魔窟!可惡的人販子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女大學生被拐真實經歷:忍辱生下兩子,籌謀9年終於逃出魔窟!可惡的人販子 觀看人數:2  

 

女大學生被拐真實經歷:忍辱生下兩子,籌謀9年終於逃出魔窟!可惡的人販子

1

有時候,人命運的轉變就是在一瞬間。

假如11年前,素月不曾萌生過去鄉村支教的念頭,也就不會在輾轉的旅途中被人擄走,被賣到那個荒昧閉塞的小山村。

那一年,她才21歲,還是新聞專業的一名大三學生。

那天車拋錨了,中途又換了一輛車,暮色降臨,司機停靠在一個破舊的服務區,乘客們三三兩兩地下車方便。她從廁所出來,沒走幾步路,突覺身體被人攔腰抱起,一塊充滿了氨水味的毛巾捂住了她的口鼻。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巨大的驚恐襲來,她扭動身體,像頻死的魚奮力掙紮。很快,她後腦勺上又挨了重重的一擊。

等她再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手腳被捆綁,像只待宰的雞被鎖在一個暗黑的小室裡。小室只有極小的一扇窗,位置很高,僅能透過些微的光線,外面是什麼樣,她完全看不到。

小室的一角有張小木桌,上面是香火繚繞的神龕,供奉著一尊彩繪的神像,那神像的表情在散布著灰塵的光線中顯得很猙獰。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剎那間,一萬種可能性在她腦海中閃過,他們要殺了她祭神,還是把她賣到妓院,又或者把她做活體器官移植?

她該如何保全自己?此生,她還能再見到自己的父母親嗎?

那種顫慄的恐懼感,從心臟快速蔓延至全身,她渾身瑟瑟發抖,不受控製。

等她餓到頭暈眼花,奄奄一息時,門「吱呀」一聲開了,走進來一個穿藏藍布褂的老婦人。

強光直射進來,她眯起眼睛。

老婦人走近了,架起她一隻胳膊說:「跟我走。」

她站起來,兩腿軟到發飄。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穿過一個散養著雞鴨的小院落,老婦把她帶進一間破落的瓦房。她飛快地掃視周遭的環境,這是一戶貧落的農戶,屋裡僅有一張高腳的木頭床和一張低矮的四方木茶幾。

老婦讓她坐在木床上,床邊的瓷碗裡有兩隻幹黃的饃。

老婦拿起一個饃塞到她手裡,「吃吧!」

她舉起捆在一起的手,聽話地把饃往嘴裡送,心裡想的是,要吃飽了才有力氣逃命。

2

老婦告訴她:「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兒媳婦了。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你莫想著往外逃,你也逃不出去。」

一個黑瘦佝僂的身影從裡屋裡閃進來。

「這是我兒子。」

來人緩緩抬起臉,那是怎樣的一張臉呀!大半邊臉上布滿了暗黑坑窪的麻點,左眼的上眼瞼斜掛下來黏在下眼瞼上,左眼只見豆大的一點星光,左鼻孔鼻翼少了一大塊,露出不對稱的碩大的鼻孔……

這樣一張怪物臉,嚇得她一哆嗦,啃了一半的饃掉到了地上。

她哭著搖頭,眼淚流成了河。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老婦的聲音遲緩地落下來,「你莫怕,日子久了就習慣了,我兒的臉是在外打工時被燒傷的。你是我花大價錢換來的,你要是跑,我就往死裡收拾你。」老婦人撿起饃又塞回她手裡。

那天晚上,老婦叫了兩個男村民來。他們一言不發,像捆物件一樣把她捆綁起來。她的兩手被綁在床頭上,兩腳被固定在扁擔的兩頭。

她躺在床上呈一個「大」字。

老婦那黑瘦的兒子,把她牛仔褲的拉鍊扯爛,褲子褪到一半,就迫不及待地進入了她的身體。

那張醜陋的怪物臉噴著熱氣在她臉上、脖頸上啃咬,她覺得自己死過了千千萬萬回。

她不知道自己被綁了多少天,每天夜裡,那乾瘦的男人都要來蹂躪她一番。

牛仔褲早就被褪了下來,她每天光腿躺在床上,除了拉尿,他們不讓她下床。

她真不想活了,可是一想到父母,她始終狠不下心。

她的青春不該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葬送在這裡。

那些殘忍的蹂躪,在她心中化成了最深刻的仇恨,她忍著一口氣,心裡想著如果逃不出去,就算死,她也要拖上他們一起。

3

連日連月的蹂躪有了結果,素月懷孕了。

老太太和男人寸步不離地看著她,她生活的半徑不曾出過那個小院。

出逃的計畫無法實施,肚子卻一天天鼓了起來。

每天晚上,她被捆著兩手和老太太睡在一個床上。

半夜,老太太睡熟了,她舉起兩手一下下重重打在肚子上,她要把這個記錄了恥辱的胚胎扼殺在腹中。

那一下下沉悶的重擊,驚醒了老婦。她坐起來,耳光劈頭蓋臉地扇過來,素月只覺兩隻耳朵嗡嗡作響。

天亮了,老太太扯著她出了院子。

她抓住機會觀察四周的環境,這是個被群山包圍的村落,滿是土坷垃和石子的曲折小道,零星的土坯房掩映在樹影中。

老婦領著她去了一戶人家。

一個五十來歲的老婦女懷抱著繈褓中的嬰孩坐在門口。

老婦露出一嘴黃牙,笑著朝她們打招呼,「金枝嫂子來啦!強子呢?」

她這才知道,老太太名叫金枝,欺侮她的男人叫強子。

金枝不接話,黑著臉說:「她還想跑嘞!我來帶她看看你屋裡人,叫她知道不好好生娃,是啥下場。」

老婦帶著她們去了屋後。

屋後是一小片平地,大楊樹下有一間很小的草搭窩棚,很簡陋,看著像是飼養畜生的。

待走近了,素月赫然看見一個半裸的女人坐在裡面,白皙的皮膚上布滿了斑駁的泥垢,頭髮蓬亂,腳腕上掛著鐵鐐被鎖在棚內的木樁上。

金枝眼睛瞅著裸體女人,對著素月說:「看到了嗎?和你一樣,天天想著跑的,現在瘋掉了,孩子還是一樣要生!」

她的聲音驚動了裸女,那裸女竟沖過來,跪在地上向她們磕頭,嘴裡還喊著:「我爸爸媽媽來接我了,來接我了……」

素月的眼淚瞬間決堤了,心像被錐子狠狠紮下去,那是個多麼年輕的姑娘啊!

金枝告訴她,這個女孩和她一樣,也是大學生,被賣到這裡後不肯認命,天天想著跑,懷上了孩子還弄掉了。

從那以後,她婆婆就把她關在這個窩棚裡,後來女孩被折磨瘋了。可瘋了也不影響生孩子,婆婆一家日夜看守著她,直到她生下孩子。

這老婦懷中抱著的嬰孩就是這個瘋女孩生下的。

回去的路上,金枝還在喋喋不休地教育她。

她告訴她,誰家的媳婦逃跑被抓回來後,活生生被打斷一條腿,誰家的媳婦老老實實生下孩子踏實過日子,一家人自會待她如自家人一樣。

素月漸漸明白,不生下孩子,她就得不到信任,也就沒有機會逃出去。

4

像所有的母親一樣,歷經十月懷胎,素月生下了一個女嬰。

只是,在這過程中,素月從來不曾設想過孩子的長相、性格,要取什麼名字?

她只當是完成一個任務,強迫自己不對腹中的胎兒動一絲一毫的感情。

她終有一天是要逃走的,而這個孩子她帶不走。

生產完第一天,金枝宰殺了一隻雞,熬成一鍋濃鬱的雞湯,讓素月連著喝了三天。

金枝說:「是個女娃,養好身子,還得再生哩。」

素月的眼淚滴進碗裡,她不說話,端起碗把湯喝得精光。

生了孩子後,素月的生活空間大了,她可以出院子活動了,但是晚上是不能出去的,也摸不到一分錢。

素月去擔水的時候,時常遇到一個十五六歲的青年。那青年每回見她,總是低著頭怯生生用眼睛斜瞄她。

素月明白,她自小在城裡長大,又練過舞蹈,容貌和氣質都是那些山野村婦所不能比的。

她裝作不會打水的樣子,故意將水桶晃了幾下都拋不下去。

見那青年仍呆立在一旁,她便柔著聲說:「幫幫我吧!」

他點點頭,上前麻利地幫她把兩隻水桶都裝滿水。

「謝謝你啊!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水生。」青年悶聲答道。

「我叫素月。」

「我知道,你是劉金枝家買來的。」

素月心裡咯噔一下。

她不動生色地打問:「是啊,來了這麼久,還不知道咱們這兒叫什麼村啊,是哪個省市的?」

「山西省,瓦梁山村。」水生頓了頓又說,「你別想著往外跑,這四圍都是山,沒人帶你,你出不去的。要是迷了路,死在山裡都找不到屍首。」

素月尷尬地笑笑,「嗯,謝謝你水生。」

打那次兩人說上話以後,水生就時常在離金枝家不遠的山坡上放羊。素月出去撿柴,時常也能遇上他。

他問素月:「你家原來是哪裡的?」

素月說:「青島,在山東省,大海邊上,特別美!你還沒見過大海吧?」

水生搖搖頭,「明年,我想出去打工了。」

「你不上學念書嗎?」

「上學有什麼用?我奶奶說讓我出去打工,賺錢,回來買個媳婦……」

素月抓住時機教育他,「買賣人口是犯法的,為什麼不努力學習,工作,正經談個喜歡你的對象?」

水生獃獃地說:「我們這裡一多半的媳婦都是買來的,這裡這麼窮,不買媳婦,誰願意嫁過來?」

「可是那些買過來的姑娘多可憐呀,他們再也見不到父母了。既然這裡窮,你那麼年輕,為什麼不到別的城市生活呀!比如青島,比如北京。我讀書時就在北京,大城市有很多打工的機會,只要你肯吃苦,就能改變命運……」

她跟水生聊了很多,她跟他講大城市四通八達的地鐵、繁華的遊樂場、情侶們出雙入對的電影院……

每一回,水生都聽得入迷,呆滯的眼眸裡閃耀著一絲憧憬的光彩。

5

素月逃出來是在九年後。

那時候,她已經為劉家生下了兩個孩子。

女兒八歲,兒子四歲。

她儼然已成為這村莊的一員。

放羊、喂豬、打草、耕田,這些農家活她幹得比金枝都利索。

她說一口標準的山西話,晚上不洗臉就睡覺,不穿文胸穿散發酸臭味的肚兜,面頰曬得黝黑,身材練得健碩。

沒有人再擔心她會跑掉,她已經適應了這裡的生活,何況還有兩個孩子牽絆著她。

她的行動終於自由了。

強子的身體不好,家裡兩個孩子需要照顧,金枝年紀大了,跑遠路拉煤、進城賣雞這樣的活不得不交給她來做。

出去的次數多了,素月就記住了出逃的路線。

逢集的一天,金枝又讓她捉兩隻雞去賣。

素月說:「我帶上草兒吧,讓她也看看熱鬧。」

草兒是她的閨女,以往金枝是不讓她帶著孩子往遠處去的,但那天,金枝答應了。

素月帶著草兒,到集上把雞賣了一百多塊錢,再加上她這兩年偷攢的,足有五百多。

素月攔了輛進城拉貨的麵包車,給了五十塊,讓人家把她拉進城。

這集市位置偏遠,沒有進城的專車。想進城要麼趕驢車,要麼就坐這些拉貨的私家車。

麵包車司機樂得順路賺五十塊錢,就捎上了她們母女倆。

麵包車三拐四繞出了集市,又走了好長一段曲曲彎彎黃土小路,那路窄得只能容下一輛車。

素月坐在後車座上,把草兒緊緊攬在懷裡,她的心撲騰撲騰直跳,生怕路途上遇到瓦梁村的熟人,把她們娘倆從車上拉下來。

在瓦梁村生活的這幾年,她知道這裡的人有多愚昧,誰家的媳婦出逃,全村人一起圍追堵截。

麵包車碾壓過黃土路,又走上了一段盤桓的山路。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離瓦梁村已經很遠了。

開車的司機是個長得有幾分文氣的小夥子,看樣子年歲至多不超過二十。素月緊攔著孩子心裡發毛,害怕司機會對她和孩子圖謀不軌。

在暮色還沒有完全降臨前,他們終於進了城。城市雖然很荒蕪,但起碼見到了寬闊平坦的柏油馬路。

剛一進城,小夥子就把車靠邊一停。

素月的心霎時提緊了。

卻聽見小夥子說:「進了城了,我得趕天黑前到店,不能再捎你們了,趁天沒黑,你們再攔別的車吧!」

素月這才暗暗鬆了口氣,抱著孩子下了車。

她想趕緊給家裡打個電話。

家裡的座機,爸媽的手機號這些年她心裡默記了幾千幾萬遍。

她裝作無意地跑了幾個小飯館、雜貨鋪,都沒有座機。

她不敢問別人,她擔心這裡的人說不定也有瓦梁村的耳目。

再不能耽誤時間,她抱著草兒跑了兩個路口,攔上一輛計程車直奔了車站,買上兩張最近時間去別市的長途車票,她帶著草兒上了車。

等金枝第二天領著村民們趕到縣城汽車站的時候,素月和女兒已經輾轉坐上了去太原的火車。

看著明亮火車上來回穿梭的乘務員,穿藍製服的乘警,她總算有了一種重見天日的安全感。

她的臨座是個大學生模樣的小姑娘和她的男朋友,她試探跟小姑娘藉手機。

小姑娘眨著圓圓的大眼睛,把手機遞給她,「阿姨,你用吧!」

她不勝感激地接過手機,緊張得喉嚨都收緊了。

電話能通嗎?父親還在世嗎?

手機只嘟嘟響了幾秒鐘,就傳來一個蒼老又熟悉的聲音,「喂?」

是父親的聲音。

「爸爸……」她才吐出兩個字,眼淚就不受控製地奔湧而出。

小姑娘和她男朋友投來詫異又同情的目光,草兒緊緊扯著她的衣袖。

「素月,素月!是你嗎?你在哪裡呀!快告訴爸爸!」

她告訴父親,她將在8個小時後到達太原火車站。

父親很激動地叮囑,叫她下了車站哪裡也別去,最好去有工作人員的地方等著他,他現在馬上就開車去太原接她。

掛了電話,她哭得泣不成聲。

小姑娘關切地問:「阿姨,你遇上什麼難事了?」

她望著姑娘年輕的臉龐,心中更是百感交集。

眼前的姑娘正處在和她被拐賣時一樣青蔥的年紀,而現在,她29歲,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一副村婦模樣。

她如果告訴她,她曾經也是北師大的一名大學生,那這姑娘會不會認為她在癡人說夢?

6

素月剛一出站口,就看見爸媽高舉寫有她名字的大牌子,帶著弟弟、叔叔、舅舅來接她了。

是她先認出了家裡人。

她跳起來大喊:「爸!媽!」

父母聽到她的呼喚,他們眼含著淚,張著手臂,穿過重重人群向她湧過來。

待走近了,看見她手裡還牽著個黃毛的小不點兒,母親的眼神裡彌上了困惑。

草兒扯著素月的衣襟,怯怯地叫了一聲「媽媽」。

母親眼中的困惑霎時變成了最深重的憐惜,她緊緊擁住素月,像擁住一件失而復得的寶物,她在素月耳邊輕聲念叨著:「回家了就好……」

素月回家後,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報警。

她央求父母道:「媽媽,那個村裡還有很多像我這樣的姑娘,有的被折磨得瘋了,有的被打成殘疾……我想要救她們。」

「孩子啊,你現在最該想的不是怎麼救別人,而是如何開始自己的新生活!你說你經了那麼多事兒,怎麼還是那麼天真呢?」母親滿眼的心疼和焦慮。

在父母眼中,她今日的所作所為和她9年前執意去四川支教一樣的天真。

母親流著淚,訴說對她的安排:「我和你爸商量好了,草兒我們幫你養著,就說是資助的貧困生。以後,你還要再嫁人的,你還年輕吶!」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轉發 分享 是一種境界

文章尾

熱門推薦

熱門推薦

 Facebook 粉絲 留言版

01廣告刊版插入



這裡滾動定格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關於 EZ生活


EZ生活 一個創新多用戶部落格平台。網友可以在這裡免費創建自己的部落格頻道!分享學習的經驗。

華人最大的內容分享平臺!

重要聲明:ezp9.com分享生活網,本站所有文章由會員即時發表,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所有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ezp9張貼的文章。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如有不適當或對於文章出處有疑慮,請聯絡我們告知,我們將在最短時間內進行撤除。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使用注意事項使用規則Facebook隱私權條款隱私條款侵權舉報著作權保護聯絡我們廣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