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日本高齡老人的無奈:「如果今早我還沒拉開窗簾,麻煩請你來幫我收屍…」
日本高齡老人的無奈:「如果今早我還沒拉開窗簾,麻煩請你來幫我收屍…」

日本高齡老人的無奈:「如果今早我還沒拉開窗簾,麻煩請你來幫我收屍…」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日本高齡老人的無奈:「如果今早我還沒拉開窗簾,麻煩請你來幫我收屍…」 觀看人數:31  

 

最近看了《可可夜總會》,動畫片裡,透過一個孩子的視角,講述了人們對於死亡的認知。

當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再思念你的時候,你才是真正的死去消亡,所以你永遠都會活在別人的記憶中。

可在今天的日本,卻有這樣一群老人,雖然活著,卻幾乎被世人遺忘了,他們是幾乎提前被世界宣告死亡的一群人。

故事還要從這個剛過完91歲生日的獨居老人Chieko Ito說起...

她和她的許多同樣獨居的夥伴們一樣,生活在一個巨大的政府保證房社區裡。

在這裡,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的樓有171棟,如果不是非常熟悉,很容易就會迷路。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這個社區是日本戰後嬰兒潮催生的產物,一切都仿照美式家庭的需求建造,在60年代曾經名聲大噪,是當時全日本最大的社區。

然而,時過境遷,社區當年的輝煌早已不在,現在住在這裡的大多是常年沒有家人陪伴、也無人造訪的老人。

這些人本來就有些與世隔絕,再加上他們平時不太愛出門,待在家裡幾週甚至幾個月都是常有的事,所以,萬一有誰消失了也沒人會注意到。

Ito就住在這171棟樓中的其中一個公寓裡,本來她覺得就這麼住著也沒什麼,直到2000年的一天,住在她家不遠處的一位69歲的老人出事了。

當時,這位老人被發現的時候,已經去世三年多。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他就靜靜地躺在自家的地板上,等到政府終於派人到老人家裡查看,屍體早已被昆蟲蠶食的只剩下森森白骨。

這位老人幾乎沒有朋友和家人,跟鄰居也不熟,就連房租水電也是在銀行卡裡自動扣除的。 

老人在家中去世後,而外界的一切卻依然照舊,沒有人察覺,沒有人惦記,直到3年後,當老人銀行卡中的積蓄被每月每月的自動扣光,市政部門上門詢問時,這才發現出了問題。

這起死亡事件震驚了全日本,人們把這種老人在家獨自去世卻無人知曉的情況稱之為「孤獨死」。 

在日本這個開始逐漸老齡化的社會裡,每年都有無數的老人這麼孤獨的死去。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而夏季,是孤獨死的高峰期,過於炎熱的天氣會引發各種身體疾病,很多老人因此熬不過,一個日本媒體表示,最多的時候,夏天每週會有4000人孤獨死。

而對於Ito所住社區的許多居民來說,這種死亡方式彷彿是必然的結局。

由於日本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專注發展經濟,忽略的社會和家庭的其他需要,加之後來的經濟停滯,使整個日本陷入出生率下降,人口老齡化的困局。

這直接導致,孤寡老人成了現在全日本最普遍的問題,為此甚至出現了專門清掃獨居老人遺體的行業。

Ito自己也是「孤獨死」的高危群體,她從不心存僥倖,因為她知道,無論生日還是節日,基本沒什麼人會關心她的死活。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Ito出生於1926年,她沒想到自己會活這麼久,尤其是在家人和朋友一個個離她而去後。

遙想1960年,她剛搬進這間公寓的時候,還是一家人一起,而現在她只能不無傷感的說:「這裡的每個房間現在都是我的了,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事實上,過去的25年來,Ito都是一個人生活的。

自從女兒和丈夫在三個月內接連因癌症去世後,她每天都感到很孤獨,雖然她還有個繼女,但由於長期分開生活,如今兩人也只會在逢年過節時互相問候一下,此外再沒別的交集了。

看了媒體上各種孤獨死無人料理的新聞,為了防止自己最後也成為這其中的一員,Ito想出了個辦法。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她找到住她公寓對面的鄰居,拜託他們,希望他們每天白天有空的時候看一下她這邊,看看她的燈,看看她的紙窗...

因為,在過去的很多年裡,Ito每天都過著很規律的生活。 

她會在每天晚上6點左右關上自家的紙窗,直到第二天清晨5:40的鬧鐘響起,她會起床,再把紙窗拉開。

「如果白天看到我的窗戶是關著呢,那就說明我死了。 拜託你了... 」

鄰居很痛快的答應了,這讓Ito大感欣慰,為了表示感謝,Ito每天夏天都會給鄰居送一些梨子做禮物。

Ito已經想好了,如果鄰居發現她的窗戶不對勁,就可以直接通知相關機構,到那時候,她在90歲生日時準備好的「臨終筆記」就能派上用場了。

為確保死後一切都能被安排妥當,Ito按照時下日本老人最流行的方式,將身後事都寫在筆記上。

她還提前把家裡最珍貴的佛台上的石碑(這些石碑在日本佛教文化中地位很高,普通人即使家裡著火都會想著把它們帶走的)也送人了。

Ito不大公寓裡充滿著已故家人的回憶。

書架上面擺著的上百本書都是丈夫的,他死前曾叮囑她看完就扔掉。

雕刻精美的五鬥櫥,那是女兒結婚時用的,在她死後不久又被送了回來。

關於Ito自己的,則是她寫的書:兩本記錄有關在這棟房子裡生活的回憶錄,以及​​一本長達224頁的自傳,這些都是Ito晚年時的創作。

Ito顯然已經為自己的死做好了一切準備,就連清理遺體的錢都留好了,只等著最後時刻的到來。

但面對死亡絕非易事,Ito自己也說:「雖然我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的離去,只剩下我,但想到死時我依然感到恐懼。」

Ito家裡珍藏著許多年輕時候的黑白照片,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關於她在這個叫​​Tokiwadaira的社區裡的生活。

這種社區在日本又叫Danchi,是日本政府專為戰後重建日本的精英們所準備的。

社區裡樓房的設計參考同年代的美式公寓建築風格,每套房子都配有獨立的衛生間、廚房和陽台,屋內還配備當時最先進的家電——黑白電視、冰箱和洗碗機,樓外的公共區域還設有公園、遊泳池。

在當時,這條件簡直是不能再好了,比房子本身更具吸引力的是它的價格。

由於它屬於政府建設的保障性質住房,Danchi的租金比獨棟房屋和同地段的高檔公寓要便宜得多,其中有一些甚至是免費的。

此外,當時日本很多大企業都鼓勵員工們集體搬進Danchi去住,因為這樣可以增進員工感情、加強企業凝聚力。

性價比如此高,可想而知Danchi在當年的火爆程度。

日本政府不得不發明了排隊、搖號等各種手段限製Danchi的申請名額,並為申請人設立的較高的門檻,要求申請人的月收入必須在租金的5.5倍以上。

Ito就是在六十年代擠破腦袋也要搬進Danchi的租戶之一,雖然她丈夫Eizo任職於日本頂級的廣告公司,可對於申請Danchi來說,依舊沒有什麼優勢。

以至於夫妻倆連續申請了13次都被拒絕之後,差點兒就放棄了。

好在Ito住在鄉下的親戚後來又偷偷幫他們遞了份申請,夫妻倆這才申請到了距離東京1小時車程的Tokiwadaira公寓。

Tokiwadaira毫無疑問是當時東京最吸引眼球的建築群,擁有4800多間公寓,佔地面積巨大,橫跨兩個火車站。

1960年12月,Ito和丈夫帶著4歲大的繼女搬他們的新家,一間擁有三個小房間、獨立的廚房、衛生間和浴室的公寓,她清楚的記得,那是個晴朗的日子,遠處的富士山都清晰可見。

Ito很快愛上了自己的新家,寬敞明亮的廚房,讓身為主婦的她感到很滿意。

幾年後,Ito的女兒出生,一家人的生活愈發安穩起來,丈夫按時坐火車去東京上班,而Ito則留在公寓的托兒所教書。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一家人每年都會拍一張全家福,記錄下一年裡的成長。

閒下來的時候,Ito最喜歡做的事就是看樓下的兒童廣場和沙池,每每看到孩子們的嬉鬧,都讓她感到很滿足。

到了夏天,她會帶著孩子們去Tokiwadaira的公共水池嬉戲。

那些年,Ito的鄰居全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整個日本正處在經濟上升期,是最朝氣蓬勃的年代,公寓附近也到處都是孩子們的身影。

Tokiwadaira的人甚至層驕傲的戲稱,自己成就了日本第二次嬰兒潮。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曾經的歡聲笑語在Tokiwadaira漸漸消失了。

孩子這種生物在這裡幾乎絕跡了。

這主要是由於Danchi的公寓大多是為有一兩個孩子的家庭準備的,所以在Danchi長大的孩子們紛紛離開家另立門戶,他們的孩子自然也不會生活在這裡。

孩子們走了,而當時搶著搬進來的這一代人又開始慢慢老去...

逐漸的,這裡成了一個老年人獨自生活的社區,漸漸地,Ito記憶中總是人潮湧動的遊泳池如今也變得凋敝而破敗。

今年的熱浪果然沒有放過這個社區裡的老人們,夏天才剛過半,社區裡就發現了兩具老人的屍體,他們是初夏時候去世的,其中一人就住在Ito這棟樓裡。

兩具屍體都是臭到鄰居忍不了才被發現的,這種氣味,即使公寓管理員將屋子貼滿密封條都無法抑製,久久不能散去。

Ito一直設法讓自己保持忙碌,花很長的時間在社區外面散步、記錄自己每天走過的步數、每天為女兒和丈夫抄寫1小時的佛經還有參加保護周邊森林的誌願者小組。

總之,她盡量讓自己不去想這些鄰居們的死訊。

每個月,她都會參加社區組織的午餐會,以保持一定的社交,減少孤獨死亡的風險。

在那,她認識了長期飯搭子Kinoshita先生,Kinoshita的腿腳不太好,但胃口還不錯,所以Ito總是把自己的飯分一半給他。

不過兩人的生活方式相去甚遠,Ito把日子過得井井有條,Kinoshita卻連床都懶得下,一週才出一次門。

但畢竟,能有個人聊聊天還是挺不錯的,兩人就這樣一天天熟悉起來。

Kinoshita是14年前才搬到Tokiwadaira這兒來的,住在一層的一間兩居室內。

他出生在台灣,很小的時候就隨一家人到日本來討生活。

剛到日本的日子雖然過著貧困的生活,但那時的日本在年輕的Kinoshita看來充滿希望。

長大後的Kinoshita聰明又勤奮,靠著扛米袋子存下的本錢,他很快便創立一家不錯的工業公司,主要承接市政建設等工程項目。

他一生最輝煌的事蹟,莫過於當年日本赴歐洲修建英吉利海峽所用的部分設備,就是由他的公司提供的,那時的紀念鑰匙扣,他至今依然保留著。

然而日本經濟的衰落與繁榮幾乎同樣快,到了90年代,隨著日本經濟泡沫的崩塌,Kinoshita公司的生意也一日不如一日,最終無奈宣告破產。

生意上的失敗使他幾乎敗光了家產,兒女和第二任妻子紛紛棄他而去,一無所有Kinoshita只能獨自搬到便宜的Danchi公寓來生活。

2011年日本大地震時,Kinoshita站起身撐住了搖搖欲墜的壁櫥,從那時起,他的雙腿烙下病根,幾乎無法再支撐他日漸縮小的身軀。

他的世界一下子變小了許多,但直到去年,他還堅持去健康俱樂部,他喜歡坐在按摩浴缸裡按摩雙腿,可有一天,可能是泡的時間太久,他在按摩浴缸裡昏了過去。

當時還有人叫了救護車,全健康中心的人都看著他,這讓Kinoshita羞憤難當,他拒絕了救護車,從此以後再沒在健康俱樂部出現過。

現在他每月只出去幾次,除了去超市,就是去午餐會找Ito吃飯。

Ito的友誼給了他力量,他說:「她非常自信,簡直到了我無法接受的地步。」

除了老年中心的活動,兩人偶爾還會互相借閱圖書,一次還書的機會,Ito去了Kinoshita家參觀。

一進門Ito就嚇到了,Kinoshita狹小的空間裡隨意堆放著垃圾和各種雜物,廚房也積滿了油汙和灰塵。

Ido立刻意識到,如果不找人看著點Kinoshita,他可能也會成為下一個「孤獨死」者,於是她立刻聯繫了社工,叮囑他們時不時去看一下Kinoshita的情況。

在八月的一天,由於Kinoshita好久沒有出門了,社工有點擔心就前去查探,結果敲了半天門都沒人應,只聽到隱約的電視聲,社工怕Kinoshita死在家中,於是馬上報了警。

所幸的是,警察打開門後卻發現是虛驚一場,原來Kinoshita只是陷入了長長的昏睡。

鬧出這麼大的誤會,Kinoshita自己也感到很尷尬,但心裡還是暖暖的,畢竟還有人關心他的死活。

自己終究不是一個孤獨的人...

Ito的外出活動,除了每月固定的午餐會,最大的任務就是去給丈夫和女兒掃墓。幾十年來風雨無阻,即使再冷的冬天都無法阻止她的腳步。

她每次都會帶上好吃好喝的擺在女兒墓前,跟她慢慢講述自己過去一個月發生的事,但她從來都只講開心的事兒,因為她不想讓女兒擔心自己。

雖然無法得到女兒的回應,但Ito心裡一直認為,她能活到91歲依然平安、基本健康,都是拜亡夫和女兒的保佑所賜。

今年Ito還參加了社區中心組織的盂蘭節舞蹈會。

而台下不遠處,Kinoshita也努力走出家門,為Ito捧場。

雖然獨居的老人生活充滿艱辛,但這些人依然如此努力的活著。

長夜到來,那一扇紙窗再度被拉上,等待明天一早,它再度被拉開。

而最後的結局,還希望這位可愛的Ito奶奶在百年之後能夠體面地離開,在天國與家人團聚。

一切如她所願。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轉發 分享 是一種境界

文章尾

熱門推薦

熱門推薦

 Facebook 粉絲 留言版

01廣告刊版插入



這裡滾動定格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關於 EZ生活


EZ生活 一個創新多用戶部落格平台。網友可以在這裡免費創建自己的部落格頻道!分享學習的經驗。

華人最大的內容分享平臺!

重要聲明:ezp9.com分享生活網,本站所有文章由會員即時發表,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所有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ezp9張貼的文章。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如有不適當或對於文章出處有疑慮,請聯絡我們告知,我們將在最短時間內進行撤除。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使用注意事項使用規則Facebook隱私權條款隱私條款侵權舉報著作權保護聯絡我們廣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