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我是一名女性遺體化妝師,幾個月前遇到一件邪門兒事
我是一名女性遺體化妝師,幾個月前遇到一件邪門兒事

我是一名女性遺體化妝師,幾個月前遇到一件邪門兒事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我是一名女性遺體化妝師,幾個月前遇到一件邪門兒事 觀看人數:20563  

 

我叫七月,女,23歲,職業遺體化妝師。

雖然只有23歲,但是在遺體化妝師這個行業我已經算是元老級別的人物了。

遺體化妝師這個行業最近幾年才被公開化的新興職業,專做屍體的整形與化妝的工作。

但是我們家卻已經做了三代,一直自稱為妝容師。

這個職業現在分為兩種,一種是全職,一種是時薪。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全職就是受僱某個殯儀館,拿著月薪工作。

時薪就是我和爺爺這種,專接一些髒活累活或是他們都不願意做的活。

可是,無論是全職還是時薪在這個行業中都是遵守著兩個禁忌的。

第一,穿紅衣橫死的女屍不接。

第二,懷了孕將要生產的女屍不接。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據說如果誰犯了這兩項禁忌,會沾染上髒東西。

七月的雨總是讓人覺得煩燥,我坐在狹窄的小窗邊兒上將頭抵在窗戶上道:「今天的天氣,真的很差。」一道閃電自遠空划過,接著突然間傳來急切的電話鈴聲嚇了我一跳。

爺爺接過電話後道:「有生意上門了,帶上工具走吧!」

「好。」

我穿好外衣拿起傘,然後背著工具隨著爺爺一起來到了出門,頭上的雷聲越來越響,爺爺皺起眉道:「這樣的天氣……」

這樣電閃雷鳴的天氣接活,確實很讓人心裡不舒服。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但是,因為爺爺年紀大了很少有生意上門,再不接我們就要喝西北風活著了。

車停在了金山殯儀館外面,爺爺的腿腳不好,我扶著他走了進來。

這個時候館裡沒有什麼人,十分的肅靜,就算是開著燈,但是燈光也是一晃一晃的。

館長助理跑出來接待了我們,他看起來有點慌張,看到我們後明顯鬆了口氣。

「肖老爺子你總算是來了,屍體在2號,請與我一起來。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館長助理帶著我們來到了2號冷藏室,這家殯儀館裡面應該有僱傭妝容師,可是卻將我們叫過來一定是很難辦的生意。

「客人希望明天出殯的時候裡面的人要漂漂亮亮的,還有就是把一件礙眼的東西處理掉。」

館長助理推開了冷藏室的門,然後我們看到了鐵床上的那具屍體,不由得吸了一口涼氣。

那是一位很年輕很漂亮的女性,從容貌上看來也就二十左右歲,身材很是火辣。肚子高聳著,證明著她是個孕婦。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本來這沒有什麼,可是那身紅色的衣服在暗黃的燈光下卻異外的扎眼。我想起了我們這行的兩個禁忌:紅衣女子和孕婦。

而這兩件事,居然同時都出現在了我面前。

「自殺的。」

爺爺說完臉色也不好,然後轉了個頭道:「我們走吧!」

「好。」

妝容師的兩項禁忌全破,所以這生意不能接。

「肖老爺子你等等,說實話這屍體送來的晚了,所以我們根本找不到人來接。而且,您也知道了這是禁忌,只有您這樣經驗豐富的人才能處理。」

館長助理看來是真的沒有辦法了,求著我們留下。

頭上的燈光在一閃一閃的時明時暗,周圍的空氣也陰冷的嚇人。正如爺爺所講,穿紅衣死去的女人真的非常的邪。

爺爺一向守規矩,可那館長助理竟然開出了一萬的價格。

一萬元,夠我們祖孫花用很長時間了,誰讓我們家窮呢!

館長助理在我們同意後就指著裡面的屍體道:「對於外面的人而言,她肚子裡的東西是不能見光的,所以一定要處理掉。」

「多加一千!。」

我看了一眼那個肚子,這是要將這個孩子秘密除去嗎?還沒有出世就惹到了別人,可憐的孩子。

「可以,處理的乾淨一點就可以。」

那個館長助理神情異常的緊張,額頭上的冷汗不停的落下來,這分明是人類恐懼時的表現。

我也害怕,但是卻不可能怕到這個程度。由此可見,這位館長不但知道這個女人和身份,而她只怕不單單是自殺那麼簡單,這之中只怕還有別的事情。

爺爺送走了館長助理,然後打開工具箱,道:「開始吧!」

我點了下頭,先拿出香爐在門前點了三根香對外面拜了一拜,然後把香插上。

爺爺則燒了幾張紙錢道:「各路仙神請諒,在下與孫女只是想養家餬口,如果有什麼得罪的地方請大人不記小人過。」

等準備好剛走進屍體的旁邊,就聽得喀一聲,外面響了一聲極大的雷,然後連冷藏室的燈都出現了異象。

爺爺伸手拉起我,悶聲道:「別怕,很快就會過去。」

我不知道什麼東西很快會過去,但是也知道魑魅魍魎這些東西如果你見到他們不能怕不能慌亂,否則吃虧的只會是你。因為那些鬼怪之類是無法真正的傷人的,他們只會進入到你的心理,用你的恐懼要了你的命。

當然,這些都是爺爺所講,我長這麼大還沒有看到什麼真正的鬼怪。

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就算我再冷靜也會害怕,默默的向後退了一步。

可就在這時,一道非常強大的白色的光自燈中直射進那個女屍的肚子中。我新眼看到,她在那白光中猛的坐了起來,然後轉眼又卟嗵摔在鐵床之上。

那躺下的聲音尤其重,嚇得爺爺的手心都出了汗。

我根本不敢再看了,馬上將眼睛一閉,可是那道白光卻似穿透人心似的,我幾乎完全無法動彈,似乎被凍住了一般。

「邪門,走。」

「爺,我走……走不了。」

我們顫抖著講了兩句,突然間視野回歸黑暗,幾乎在一瞬間所有事情恢復了正常,連剛剛一閃一閃的燈都亮了起來。

我和爺爺同時鬆了口氣,因為身體終於找到了知覺,似乎可以行動了。

「剛剛那是……」

爺爺也拿不定主意,他皺著眉道:「或許是外面的雷電造成的。」

「那我們還走嗎?」我拉住了爺爺的衣袖,有些後怕。

「既然現在已經沒事了,我們就還得幹活。既然已經接下了,就不能辱了我們肖家的招牌。」

干這行講究的是信用,否則誰還找我們祖孫兩人來做活?

留下來之後首先要處理掉這個女屍肚子裡的東西,爺爺很有經驗,拿了手術刀在旁邊轉了一個很小的口子,然後將手伸進去掏弄。女子死後不久,黑色的血從身體里洶湧的流了出來。

爺爺很快捧著一個小小的血淋淋的東西出來,那是個小男孩,只比爺爺的手大了一點兒,非常的瘦弱。整個身體蜷縮在一處,小手緊緊的握著。

雖然身體看來十分乾瘦,但是可以瞧出他的容貌非常的美,那對小小的眼睛上甚至可以看到一對很深的雙眼皮兒。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中一陣的酸澀,這麼小的孩子就這樣隨著媽媽死了,他看來發育已經完全了,只怕馬上就要出世了吧!

爺爺將他放在了我拖著的鐵盤上,道:「去處理了吧,這裡的事情交給我。」

「處理……」我看著拖盤裡一動不動血淋淋的小男孩竟然不知道要怎麼做。

一般情況下,會用袋子裝好放在一邊的垃圾桶里,然後等著第二天殯儀館的人員處理。

可是我看著他血淋淋的樣子竟然有些捨不得將其扔在那種髒兮兮的東西中,他真的很漂亮,像一個熟睡的小娃娃似的。

我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他的小臉一下,可是爺爺卻突然間道:「還站在那裡做什麼?」

我嚇了一跳連忙收回了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個小男孩似乎還活著,因為他的臉是溫熱的。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轉發 分享 是一種境界

文章尾

熱門推薦

熱門推薦

 Facebook 粉絲 留言版

01廣告刊版插入



這裡滾動定格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關於 EZ生活


EZ生活 一個創新多用戶部落格平台。網友可以在這裡免費創建自己的部落格頻道!分享學習的經驗。

華人最大的內容分享平臺!

重要聲明:ezp9.com分享生活網,本站所有文章由會員即時發表,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所有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ezp9張貼的文章。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如有不適當或對於文章出處有疑慮,請聯絡我們告知,我們將在最短時間內進行撤除。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使用注意事項使用規則Facebook隱私權條款隱私條款侵權舉報著作權保護聯絡我們廣告合作